雙黑不結婚誓死不改名

【太中】夏日花火祭

#啊呃第一次以语c的形式呢(:з」∠)_
#小池里奈是 @shuangheizuibang 的私设~「小池.最佳偷拍人.沉迷双黑无法自拔.腹黑少女芥川都拦不住.里奈」

#cos:中原中也@雙黑不結婚誓死不改名    太宰治 @shuangheizuibang
●ooc!凑凑合着看吧╰(:з╰∠)_(我也不造we在干嘛






话说蛞蝓这么晚才起来……是不是昨天我们玩的太high了?「危险的笑容」

好你个青花鱼!以前工作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拼命过!(打算起床,忽觉腰上一酸,皱眉)下次再这么用劲就废了你!!(瞪)

啊呀啊呀~明明现在中也连起床都做不到?「一脸贼笑的站在床头看着他」不过放心吧中也,我已经让红叶大姐帮你请假了,所以今天就好好陪陪我吧~

(眉头突突地跳着)啧……别以为我会为此感谢你啊混蛋(起不来中也就干脆又躺下了)……去做午饭

已经做好放在桌上了哦?怎么,中也这个样子是要我喂你吗?「太宰好看的鸢色眼睛温柔(你确定……)地望着中也」哦对了这道菜用完了你一瓶柏图斯~

…!!谁要你喂啊!?(一把抢过餐具)还有谁让你碰我酒的!?(顺手就一个枕头扔过去)

「稳当当的接过枕头」还不是因为中也酒窟的锁太容易解开?而且我可是想让中也起来后好好吃一顿午饭才去拿你的柏图斯的~你这样做我好伤心啊。「说着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满脸委屈」(才不会说其实是自己想喝)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想喝(睨了他一眼),我们认识多少年了还装啥?(吃了一口,感觉味道还不错,打量了一个太宰,心想这家伙平时好像对啥都不上心没想到味道还不赖)……还看我干嘛?爱吃吃不吃滚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微笑的凑到中也嘴边一把吻了上去,舌头……(那个这段我不码了你懂的不会码肉文orz),然后起身舔了一下嘴角」味道还不错~

你!…(脸迅速憋红)去死吧太宰!(炸毛)

嘿~中也让我去死是在祝福我吗?我好开心!这样傲娇的小矮人也很可爱哟。话说回来中也待会可以陪我出去一下吗?「说着擅自翻弄着中也的衣柜把衣服给他拿了出来」直接在这里换也是可以的哟~

靠!别用可爱形容我啊!还有老子换不换衣服关你屁事!?(一个箭步冲过去)我为什么要和你出去!

因为……「太宰笑了一下,随即一把把中也按在墙上(身高优势身高优势)」上次作为给中也礼物的谢礼,中也也陪我出去一下嘛~还是说现在就让你再次下不了床?或者让你的酒窟爆炸?中也自己选~

量你也不敢炸!(虽然很不爽,况且外面又热中也是实在不想出去,但转念又想太宰治这混蛋随时随地都能发情,为了自己再免受像昨晚一样的灾难)精虫上脑的傻逼!我要换衣服滚一边去!

是是~「太宰内心有点惋惜,有点不舍的退出了房间,然后他望着窗户外的太阳」看来今天又是一个适合殉情的好日子~中也你也快点啦这么磨蹭像个公主似的

你才像公主!!
(过了一会儿,中也从房间走出,穿的是一套休闲装)我警告你啊,今天出去就给我收起那些殉情的小心思,有什么就速战速决。

哎居然中也这么说我就不客气咯?「太宰双手一拍,拉着中也冲出家门」今天有夏日祭,所以中也就陪我一起去神社参拜什么的顺便吃完所有的小吃摊!不过我没钱,所以就拜托中也速战速决啦!

你这家伙!(想想自己因为工作都有两三年没去了,也就任太宰拉住他)

到啦~「环顾四周,周围已经陆续有游人来到神社附近,小吃摊也开了几家」中也~我要吃糖苹果!(啊话说回来今天会不会遇到他们呢?)

吃屎吧你。(日常互怼没办法啦这种东西是吧……(但还是掏了钱包给他买了,顺便给自己也买了一份章鱼烧)

呜哇中也最好了~「开心的咬着糖苹果带着中也到处浪」很久没这样过了,是吧中也。啊咧前面两位是……

嘁……(中也四处看风景,不得不说,今年的夏日祭还是这么热闹啊……感觉到身边的太宰突然噤声,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微微一怔后)嗯?这不是芥川吗?还有……里奈?

目瞪口呆.jpg 里奈x芥川
中也先生和……老师??(等等为啥他俩会来不对老师来也就算了为什么中也先生也在旁边??)
以上为两人大致心里过程。
哟哟两位,你们也在啊?怎么,你们怎么会在一块?「太宰看穿般的盯着自己的两位学生笑笑」
里奈x芥川:我们还想问您是怎么回事啊喂。

(旁边中也把他俩那点小情绪看在眼里,微微勾起嘴角伸出手肘轻轻撞了撞太宰的手臂)这还用问吗?是你想的那样吧。

噗噗,那祝贺两位啦!然后你们有什么话想对恩师说吗?「太宰勾起一弧好看的微笑」
里奈x芥川:qnm的恩师这么斯巴达训练平常人不死才怪哦。
里奈和芥川满脸复杂的看着太宰和中也,嗯这身高差好可爱啊……这只是里奈这么想而已,芥川只是一脸不解的看着中也先生和老师。
“那……祝老师和中也先生百年好合?”里奈歪着头这么说。啊没想到这种事情还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啊……
“?!等等奈你再说什么……”来自一脸懵逼的芥川

哈?你是白痴吗?!我怎么可能会和这个傻逼!?(一抹不自然的红晕一闪而过)

“等等不对老师你祝贺我们什么啊?我跟芥川并不是……”「突然反应到什么的里奈赶紧辩解。」
“嘛嘛,”「不知什么时候太宰把芥川拉到旁边去悄声在他耳边说话」“芥川,要好好对小奈啊毕竟也可以算是你的后辈呢~”说完他站直腰,“啊小奈的祝福我收下啦!”
里奈在说完这句话后当然没有错过中也那不自然的红晕,于是她强忍着笑:“噗……好可爱,先生放心我俩不会说出去的~”

啧…你们一个二个(……都说我可爱是怎么回事,该死的可爱!说完便不再理会他们,径自走开继续参观祭典了)
(太宰屁颠屁颠地跑上去抱住中也,中也抬脚就是一踹,但理所当然地没踹成。然后太宰好像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话中也恼羞成怒开口就骂……哦,那中气十足的声音隔老远都能听到,可很快两人就又肩并着肩一起走了)
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里奈轻轻一笑,"真不愧是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啊…"
芥川:"……"

「不知不觉浪了一天了,夜晚也如约而至的降临了」中也,很久没看到你这么放松了?「在一个桥上坐着的太宰这么询问」据说这里是看烟花最好的地方哦~

哦是吗,那就要好好领略一番了。(桥下的流水声潺潺,此时大多数人都还在祭典玩耍,没有人经过这条路。夜晚微凉的风吹过夹杂着知了的叫声,是别有一番滋味。中也双手搭在石栏上,眼眸微眯显现出他的惬意,远方的天有星光在闪烁)

「太宰看着这样的中也呆了一下」(啊好想pr[bushi])中也,很久没这么开心了?呜哇,中也你快看!烟花啊烟花!超绚丽!啊这样的美景……还在桥上,如果能有美人跟我殉情就好了~「说着太宰突然凑到中也面前,还是极近的距离」所以中也,跟我殉情吗?「烟花彩色的光芒照在太宰的脸上,更加柔和了他精致的面庞,如同虚幻一般;深邃的鸢色眼睛中透露出某种不可会意的情感」

是很美……喂你!?(被突然放大特写的脸给下了一跳,他猝不及防地掉进了一汪深潭,随着烟花地断断续续绽放,中也隐隐约约看进了太宰的眼底,那里面有着不知藏了多深的真心。稍微一顿,中也像是故意的,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唇角勾起邪魅的一笑,睫毛弯弯,轻启唇瓣,语气轻柔一字一句道)不殉,滚

啊呀,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啊?「正巧被中也拉进水里的太宰一脸微笑的望着中也,然后他抱住了橙色头发的人儿,语气轻柔的像是在安慰小孩(bushi)一般」谢谢你。
「然后只听“咔嚓”照相的声音,太宰一脸懵逼的寻着声音的方向」
里奈:啊,似乎闯大祸了……
芥川:太宰先生中也先生我拦不住她

好家伙!芥川给我看住她!(突如其来的偷拍,上一秒还暧昧不明的气氛瞬间全无。…被下属发现自己在"偷情"怎么办在线等急)
芥川:「叹气」奈,抱歉相机我就先拿走了……[罗生门]
里奈:[虚轴之庭]哎真是的,一个两个都不让我拍……芥川君都这样……「躲进空间里顺便连同了太宰中也的桥上干脆直接在桥上大胆的拍」中也先生急什么啊,老师什么也没说……反正你们的关系我们都知道「毫不在意」
太宰:啊原来是这样吗……那……「说着趁中也在让芥川制止里奈分神的那一瞬间吻了上去」
芥川:我是该看还是不该看……
里奈:「星星眼,拼命抓拍」

你……唔!(中也抬手推他,因为动作过大,水面激起层层水花,而身后的烟花还在,为这一场激吻作了个很好的背景。)
里奈:"哇呀~真是好光景!"







fin.

姓名:小池里奈  女
使用的武器:武士刀
异能力:虚轴之庭
身世:9岁时遇到太宰治(太宰16岁,龙头战争时期),秘密跟随太宰训练了两年,原因不详。11岁时去法国留学4年(太宰18岁,黑时离开前),15岁时回到日本。跟中也搭档。9岁前的经历不明。
「注:本语c内修改cp为芥川先生」



(:з」∠)_we在乱来😂 @shuangheizuibang

【太中】最佳损友

#0619生贺.   Dazai Osamu
(哇我到底在写什么啊(:з」∠)_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什么好事才认识了太宰治这个人间祸害。从小到大就不断在给他惹麻烦事,要是再不干掉他,中原中也认为他死之后都会被太宰治给硬生生气活的。
四年不见,倒是没啥大变化,特别是他那种拿个镜子照老半天对自己也能犯花痴的白痴性格还有一如既往一流的惹人生气的本事。
好比如现在,他中原中也用三个月节水节电低碳出行存来的钱买了一顶他看上老久了的漂亮帽子,为了这帽子,他晚上照例的泡澡享受也忍住了,毕竟澡以后可以慢慢泡,但帽子没了就是没了,这样一想,中原中也觉得真是值了。本来是心情非常愉悦的一天,现在却他妈被太宰治打翻的红酒给弄脏了!!
中原中也连骂娘都不想骂了。他现在简直想炸掉地球!!要是能立刻炸掉太宰,怎么样都无所谓!!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他此刻的想法就是!把太宰揍一顿!最好揍到墙里面去!!抠都抠不出来!!!
中原中也向来都是说做就做的人,他像一团燃烧的火焰,直追着太宰,仿佛就算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似的。
"嘛嘛中也,你冷静一点啦~不就是一顶帽子吗~"太宰治轻松躲过他重重的暴击,一边还嬉皮笑脸地道。
"啊啊啊!你他妈有本事站住!!弄脏了我的东西不道歉还——"
"哎哎哎,我在心里道了上万遍了,中也没听见吗??"
"我艹你丫的!!妈的太宰!!!"









"嗯……"中也在太宰的怀里翻了个身,边轻声嘀咕死青花鱼你冷死了,下意识地推了推太宰,一边又准备再次睡过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照在了床上只剩下一糟乱蓬蓬的黑发上,显现出几分慵懒。

昨天他真的是怒了,差点连刀子都动了。中原中也自知体术上比太宰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兴许他早就想把太宰揍一顿却一直没找着机会,恰好昨天那事是导火索,一下引燃了中也,在他有着想看看太宰被打的狼狈样儿好日后嘲笑他的得意心思时,被太宰抓到了空隙,一把吻了上来,因为他那句"中也操这个字可不能随便乱说的哦"自然而然地打到了床上。
本来是"来一战"却演变成"来一发",更糟糕的是,在他的记忆中,好像每次都是打着打着,然后第二天从床上腰酸背痛的醒来。中原中也为此感到非常挫败。
他脱力地躺在床上,又想起自己新买的帽子被弄坏了这个事实,满是怒意的视线直直射向某个正在睡觉的混蛋,只是目光刚对上他的脸,紧皱的眉心渐渐舒展开来。
说实话他很少看到过太宰的睡颜,也可以说是从来没有。晚上都是太宰很晚才上床,亦或是他们在做爱以后,中原中也太累了不管不顾的倒头就睡,而且或许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太宰治的睡眠向来很浅,基本上中也在第二天醒来之后不出意外地能在餐桌上看到做好的早餐和太宰语气轻快地一声早安。

然而今天是个例外。
中原中也很意外他能睡得这么死,甚至在刚刚那充满杀意的一眼中他也没有一点反应。要知道以前,太宰治可是很敏锐的,哪怕是一点点动静,他都会散发出强大阴翳得让人窒息的气场来。
此刻的太宰治闭上了那双如刀锋般能把人刺穿的鸢色眼眸,上扬的嘴角可能是做着和美女殉情成功的愚蠢美梦,借着温柔的晨光,让人看上去误以为是善良无忧无虑的一个人,柔软的黑发因缺少主人的打理而微微干燥,仅仅是这样就平添了一种小孩的纯真。
真是该死的好看……
不过……善良?对于眼前这个前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先生来说真是一种可笑的形容啊。
……四年不见了,也不知道这混蛋现在怎么样了。大概依旧还在天天作死吧……
……!见鬼!我这么在意他干什么!
中原中也对自己的想法感到非常恼火。还好这家伙在睡觉,要是被知道了,一定会成为他一生的笑料。
这样想着,那双冰蓝色的眸子暗了暗。自己的这份心思……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吧。





他们俩的关系就这样,说不上朋友,却又是比朋友还要深一层的关系,总是蒙着一层薄雾,说不清道不明勉强能称为是羁绊这种物什吧。彼此总是费劲心思地恶心对方,"看见你不开心我就放心了"在他们身上诠释得淋漓尽致,却可以无话不说,也可以什么都不说,有时候干干脆脆地干一架才是他们之间最直接的聊天方式。
看似永远也合不来的两个人,在战场上就算一句话不交流也能明白对方意思的那种默契又确确实实存在。
相看两厌却又不离不弃,嘴上说着讨厌对方的一切却在任何一方受伤后十分在意,这种情感是专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无法替代无人涉足。
因为是最讨厌,所以才最特别。

呵特别……吗?真的是,谁会喜欢这个混蛋啊……中原中也敛眸,自嘲自己的自欺欺人。
他笑笑摇了摇头,打算起床去洗漱。一睁开眼便撞上了一汪深邃幽静的深潭,里面还带着些许似笑非笑。也许真的很突然,以至于他还没来得及掩去心中的情绪就已经被太宰治看得一清二楚。
他用脸上的不耐烦来掩饰自己的慌乱,一开口就没有好脾气,"啧…醒了就给我去做早饭,等会儿我还要上班。"
"中也。"
太宰治唤了他一声就没有下文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此刻周围的气氛静得中原中也有些莫名的心慌,在他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感觉准备说些什么的前一秒,太宰开口了。
"我已经帮你向森欧外请了假,今天你就好好陪我一天吧~"
"哈?你发什么神经?凭什么觉得我会听你的?"
"中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居然忘了我很伤心的呢。"
重要的节日?不,对他这种连自己的生日都能忘记的人而言,还有什么是重要的?
在他那句"你伤心关我屁事"快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被太宰一句"是我的生日哦"堵得硬是闭了嘴。
看着眼前人那副开心又甚是期待的模样,笑容比起平时要更真实一些,中原中也也不好再说什么难听的话来。
"那你想怎么样?"
"说过了哦,让中也陪我一天嘛~"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
"因为只有中也啊……"闻言,中原中也一怔,随后就听他笑道,"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中也你啊~"
"啧就你事多!"
"嗯哼哼~~"






游乐园内。

"啊中也中也!棉花糖我要吃棉花糖!"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笑得宛若智障,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后还是给他买了。


"中也~我们去玩鬼屋吧!"
"我靠要去自己去!"
"不要,来嘛来嘛~"
"滚开!放手喂!放手啊啊啊!!"
十分钟后。经历了那种黑漆漆阴森森的地方,中原中也瞬间觉得光明真的是太好了。
"哈哈哈哈中也你好好笑哦~"
"闭…嘴……"
"哈哈蛞蝓是胆小鬼啦啦啦~"
……差点又打了起来……


电竞游戏城。
"太宰,就用这个来一决胜负吧!"
他中原中也可是开过那么多豪车的老手,对付一个太宰治根本不在话下。
屏幕上的两辆车一路上都在对撞,他们还一边赛车一边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场面非常激烈。
最后的被撞飞次数太宰治:中原中也=37:36。
"怎么样太宰,认输吧!"
……
"妈妈,那两个大哥哥是小学生吗?"






从游乐园出来时中原中也已经疲惫不堪,眼看着即将要消失殆尽的夕阳,蔚蓝的天空被渲染成一片橙红。放眼望去,蓝与橙交汇,描绘出一条细长的金丝线,他竟感觉今天比以往每一天都要来得充实。
活了这么多年,笑的次数却不多,他差不多都快忘记自己上次开怀大笑是什么时候了。
而且……这样开心的一天还是和太宰治一起度过的……真是不可思议啊。
他转头看向太宰,发现对方也在看他。
"中也,你看起来很开心呢……"
"是啊,想到刚刚你那窘样我就很开心。"
他大概要一直口是心非下去吧。
一声轻笑传入耳中,"中也,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因为逆光,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鸠红色的眼眸紧紧地注视着自己,眼底有幽深而难以捉摸的光芒在闪烁,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沦。虽然是滴酒未沾,中原中也却觉得自己有点醉了,轻轻应了声好。



……
…………
可才刚上去五分钟,中原中也就后悔了。太宰治这个混蛋,刚刚还装出一副情深款款的模样来,这会儿就像个傻逼一样在摩天轮上跳来跳去。
"太宰治你他妈就不能消停会儿吗!?"
"啦啦啦殉情~一个人是~做不到的~两个人~才可以~"
中原中也终于忍无可忍,伸手一把抓住太宰治的肩头把他按在椅子上,开口就吼,"你他妈给我安分点!我可不想以后生日祭日给你一起过!"
话落,中原中也才发觉他和太宰治已经近到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
他看着中原中也迅速憋红的脸,眸中闪过一抹促狭的笑意,"啊啦,中也是在挽留我吗?~"
"去死!!我才没……唔!"
剩下的话音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全部吞下,微张的唇齿方便了太宰的灵舌攻城略池,他与中也的舌尖缠绵,贪婪地汲取着他口中的津液。中也抬手推他,不料被捉住了手腕往他怀里一带,太宰伸手按住中也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舌与舌之间的滑腻感引得中也一阵阵轻颤,脸颊眼角红成了一片。在这个本就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暧昧与情色,空气逐渐升温。
在中原中也以为自己快要喘息不过来时,太宰治放开了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插进橘红色的发间,看着那双升起层层雾气的宝石蓝眼眸轻轻喘气,"毕竟是生日索礼,不过分吧~"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包厢内只能通过摩天轮上的霓虹灯照明,一明一暗,表情是看不真切了,但彼此都明白,藏在各自心中的那份心意。
"啧…生日快乐啊……"中原中也别别扭扭地道。
"嗯嗯~中也最——好了!"
"嘁……"

乘着摩天轮到达了最高峰,整个城市都在他们脚下,夜色下的横滨繁华璀璨,各色的灯火散落在河港上,宛如金子一般在闪动。

半个小时后,他们下了摩天轮,肩并肩来到了横滨闻名遐迩的中华街。
"哇我要吃遍这里所有的东西!中也~钱包!"
"别因为生日就得寸进尺!!"








fin.

*因为是最讨厌,所以才最特别
*搭档以上,恋人未满
↑在我心中,双黑的关系大概就是这样的
#啊灵感是来自于陈奕迅的一首《最佳损友》(好听),而且歌词真的和双黑这种相处模式配一脸(●'◡'●)
#最后的最后,给太宰送上祝福诞生日快乐!!

有生之年真的好想去一次日本的横滨啊啊!
好漂亮~ヾ(✿゚▽゚)ノ
好想坐坐那个摩天轮啊,还有中华街……总之就是想去想去想去qwq

儿童节快乐   大好き!!

【太中】有太宰在還能好好過生日嗎?(下)

【太中】有太宰在還能好好過生日嗎?(下)
#有想过让太宰好好给中也过生日但果然这样才最像他们23333#

“大家早上好!今天也请多多——呜哇!—”中島敦一臉燦爛的笑容推開偵探社的門卻發現自己踩到了地上的一坨疑似太宰治的物体後秒变成見了鬼一樣的表情。
是的,一坨太宰。
“敦君……你就是這樣對待你敬愛的前輩嗎……”太宰治像個紙片人飄飄悠悠地站起來,“難道你忘了是誰讓你當上社(男)員(主)的嘛?”
不不不,在您身上並沒有敬愛這個詞。
還有請不要再提“我是怎麼成為偵探社一員”的這件事!我怕我會忍不住揍您!
話是這麽說,但中島敦還是抱著點歉意地對他笑了笑。
“哇連敦君都開始敷衍我了!我好委屈!你們怎麼都這樣對我!”
“呃…太宰先生……你這是?…”
太宰像是終於抓到了一個可以訴苦的人,那雙水汪汪又無辜的桃花眼瞪得大大的,快哭了似的。
“敦君,我被中也抛弃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中也?……就是那位很厉害的港口黑手黨幹部還經常和您互(相)怼(爱)相殺的那位中原中也前輩嗎?
哦,我明白了,那一定是太宰先生您做了什麼好事。
中島敦自認自己是和太宰先生认识時間最短的那個,但即便如此,太宰先生的N种作死方法他至今见识过不少。

事情要追溯到4月29號那天——
今天的侦探社社員都感覺到太宰治的異常。說到異常,並不是像平常那樣的发癫,而是整個人都变得很有活力,今天的他很意外地沒有像往常一樣一大早死魚似的瘫在沙发上,也沒有從嘴里說過一句和自殺有关的話,甚至還(在國木田威逼利誘的目光下)乖乖地坐在座位上認真地•吩咐中島敦•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提前下了班。
“我先走一步咯~大家好好加油啊!~”說完就一溜煙跑了。
众人:“……”
對於太宰治這個極度我行我素的傢伙,偵探社全員表示已經不想吐槽了。
太宰治心情愉悅的一路哼著自編小曲。此時,清晨的陽光還不太強烈,傾洒在他一如既往的卡其色風衣上,彷彿他就是溫柔的化身,竟透出几分鮮有的活力,遠遠看上去像個陽光的大男孩。
太宰來到花店取自己要求訂製的玫瑰花,他摸了摸揣在自己兜里的那盒寶物,笑容更加燦爛了。

“喂?森首領,我們的計劃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啊呀,為了中也君,你真是費盡心思呢。”
太宰又和森歐外寒暄了几句便掛了電話各自準備去了。

再然後就有了中也在黑手黨看見某個捧著玫瑰花對自己說生日快樂還說要娶他的智障這樣一幕。
“所以呢?連戒指都沒有,這就是你求婚的態度?”
“什麽啊,原來中也你在介意這個啊。”說著,太宰拿起了推車上的一瓶柏图斯,在中也以為他要開酒還是什麼的時候,“砰”一聲酒瓶落地伴隨的聲音穿透了中也的耳膜。
就這樣,他眼睜睜地看著太宰打破了一瓶柏图斯,眼睁睁地看着他從地上的殘渣中取出一枚戒指,又聽到他雲淡風輕地說,“啊啦,本來還想等中也慢慢喝掉這瓶酒再發現的,既然中也這么急,也沒辦法啦~”太宰把手中泛著白光閃亮亮的東西递給中也,“喏,戒指。”
整個辦公室頓時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看著地上那瓶酒的殘骸,中原中也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彷彿過了几個世紀那麽長的時間,中也才回過神,看也沒看太宰治一眼就直接摔門走了。被他碰過的地方,牆体都脫落了。
之前他還在猶豫要不要接那個出差十多天的工作任務…他甚至還有一丁點擔心他的那個白痴情人會不會在他出差期間死掉了還麻煩他趕回來收屍……然而現在!!中原中也一秒也不想多呆了!!他只想快點收拾好行李然後趕緊走人!!讓太宰那個混賬東西見鬼去吧!!!
中原中也真的當天就毫不猶豫地買了机票打包了行李趕去机場,以致最後太宰治哭著跪著在地上打滾也沒能把人求回來。

“嗚哇哇!——我真的超級委屈的!我給中也好好過生日他居然不領情!不就打翻了一瓶酒嗎!?小矮子居然就這樣拋弃我!!”
連我都知道柏图斯有多麼貴啊!還有為什麼要把戒指放在那種地方啊!太宰先生你其實是故意的吧!
中島敦憤懣地看著太宰治,心里默默心疼著那位愛酒如命的中原前輩如此遇人不淑。
“而且那枚是钻戒!钻戒哎!!他連摸都沒摸一下就走了!難道他不是應該一臉兴奋地感謝我嗎!嗚嗚!——”
中島敦:不不太宰先生,您這樣能娶到中原前輩才奇怪吧!!

有太宰在還過什麽生日啊,過生日,還他媽不如想想怎麼揍宰!

#求婚什麼的打破柏图斯什么的作者药丸#

【太中】有太宰在還能好好過生日嗎?(上)

#不造自己在写什么居然还分了两篇#
#突然嫌弃自己的文笔#
•ooc是我

#總之祝chuya~生日快樂_(:з」∠)_#
#chuya!chuya!chuya!#

“所以,首領……你叫我來就是為了這個?”
森怒外托著腮微微一笑,“如果在電話里說明的話,中也君就不會來了吧?”
“……”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出完任務感到身心疲憊的中原中也強撐著睏意開車回到家,連澡都沒洗就趴在床上昏睡過去了。
才睡下不到兩個小時就被不知道哪個不要命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了,本來以為是那條該死的青花魚,腦里想著要怎麼弄死他的時候传來的卻是森歐外的聲音,中原中也頓時清醒了不少。
“首領,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知道boss是不會隨便給自己打電話的,所以是發生了什麼要緊的事。
“嗯,有件事需要馬上處理,中也君你儘快到哦。”
一心只想早點解決完事情回家睡覺的中也火急火燎地赶到黑手黨。他自詡盡心盡力為港黑辦事這麽久,他不求和一般上班族那樣升職加薪,但不要因為一個生日會就這樣把他叫回來好嗎!

在黑手黨工作也這麽多年了,中也几乎是剛踏進門口的第一步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中也果然還是來了嗎?”
迎面而來第一個遇上的便是尾崎紅葉,她那種遺憾和不捨的語氣弄得中也有點懵圈。
……什麼叫“還是”,難道我不該來嗎?!
奇怪……今天的港口黑手黨很奇怪。先不說首領莫名其妙地喊他回來加班,紅葉大姐臉上那副“我把中也當親兒子养到這麽大就要被拱了我心好痛”的表情明显得把中也憋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中原中也把那口氣憋在心里,走到森歐外辦公室的門前推開走進去,只見他正和愛麗絲聊得甚歡,坐姿懶懶的,哪還有半點剛剛在電話里的严肃。
“……”中也强要自己冷静下来,憋着两口氣開口問道,“首領,你找我?”
“啊,是中也君啊,來得可真快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哦,我們來開個party吧!”森歐外眯起眼睛,笑得中也心里一阵发毛。
“開party!開party!”愛麗絲在一旁附和,她開心地提著洋裙轉了個圈來到中也身邊,“中也生日快樂!”
啊啊這麽說起來……今天好像就是4月29號,工作太忙都忘…等等不對!所以這才是您的目的嗎!?我該感動上司給部下辦生日會嗎!?
在中也想立刻轉身離開的前一秒森歐外叫住了他,“等等中也君,有個驚喜要給你。”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就被打開了,緊接著就看到了跟在紅葉大姐身後推著推車的太.宰.治。
彷彿條件反射一般,中也在看見太宰後額上立刻爆出了一個十字。
“嘖你……”
“生日快樂,中也~”邊說著,太宰從身後拿出一大束玫瑰花递到他面前,臉上是中也從未見過的真誠的笑意。
“……”中原中也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兩下。
這他媽又是什麽鬼??
首領,讲真我能把您所謂的“驚喜”整個燒點嗎!?

#tbc#

詮釋愛你的26個字母

#深陷太中坑然而並不打算爬出來#双黑真好啊#
#超級喜歡他們之間那無人能涉足的默契以及毫不猶豫把自己後背交付對方的信任#

•送給他們一輩子的默契

A-Accept 接受
“啧,死青鯖又買這些鬼東西回來!”中原中也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一袋繃帶,不耐煩地提起來轉身走了出去。
當晚。
“哇中也,我的繃帶呢!?”
“扔了!”他熟練地轉動手中的锅铲,“警告你以後別再買那些東西回來了。”
看著中也圍著圍裙做飯的身影,又看了看在櫥櫃里整齊端著的一卷卷繃帶,太宰輕笑出聲。
噗這句話都說過多少遍了啊。

B-Believe 相信
某次任務,中原中也抓到了嫁禍港黑的主要目標人物,他拿槍頂著男人腦袋的手很穩,“想陷害黑手黨?你還早了兩百年。”
跪在地上的人戰戰兢兢,“是…是太宰治!那個叛徒!一切都、都是他策劃的!”
“哦?那看來是你沒查清楚了。”中原中也勾起好看但冷漠的笑容,“要是哪天我真把他殺了,是我終於受不了他的麻煩、事多,而不是因為他背叛了我。”

C-Care 关心
“嘟——嘟——”
“哦呀?這不是中也嗎?真是少見啊給我打電話~”
“別多想了,我只是想知道某條青花魚死了沒?”
“我還好好的呢……但是好失望哦,還以為中也來找我殉情呢~”
“你去死吧!”

D-Devoted 全心全意
“非常抱歉,”太宰合掌揚起一個燦爛又無辜的笑容,“你真的是位美麗的老闆娘,很可惜要(不)和(能)你(和)分(你)手(殉)了(情),我家小矮子說再這樣下去可要把我趕出家門了~”
“你也不想我被這樣對待吧?”

E-Enjoy 享受
今天休息的太宰趁中也不在家,來到了他有著許多收藏酒的地下酒窖。
本來想開柏图斯的,但想了想又收回手,然後作死地開了一瓶罗曼尼•康帝,喝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鸢色的眼眸映衬著焦糖色一樣的頭髮越來越近。
小矮子真好啊橙色真好啊……
“呀~中也……嗝…”
然後太宰伴隨著一陣拳頭的疾風暈了過去。

F-Freedom 自由
“中原前輩,我今天看到太宰先生了……他又去見那個酒館的老闆娘了。”
對於那個本性難移周圍桃花朵朵的男人中原中也早已經不想理會了。
“不用管,他不給我惹麻煩我就該謝天謝地了。”

G-Give 付出
“嘀——嘀——嘀”
港口黑手黨的高級病房內响著冰冷的心電機器的聲音,白色的床單映衬著白色的病房。
聽說中也住院的太宰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死活要去探病,紅葉無奈只好放他進去。
能讓中也這樣挨上一槍子的敵人說明是真的很強而且毫不留情。
既然這樣——
“敦君,幫忙叫亂步先生查一個人……對,我要親自去會會他。”
掛斷電話,太宰抬頭望著夜空里的星星,隨即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H-Heart,Honesty 心,诚(套)实(路)
“chuya!~祝你情人節快樂~一定要打開來看哦!是惊喜!”辦公桌上放著一盒巧克力,附帶一張噁心的紙條上面還画了條難看的青花魚。
搞不好是炸彈!
中也毫不猶豫地拿起準備扔出窗外。
……“是惊喜!”
青花魚不會真這麽好心吧?不,可能是惊吓。
雖然這麽想,但他停下了扔的動作小心翼翼拆開了包裝。
哦,他看到了什麼。一枚戒指。
中也:…………
中也:????

I-Independence 独立
中原中也面對一份文件犯著難,他有點懊惱地撓了撓橘色的發丝。
“那個……中原前輩,太宰先生以前好像也做過類似的論文,要不……問問他?”
“不用,這種事我也能辦好,那混蛋也是很忙的。”
“這條河真不錯呢!♪”

J-Jealousy 妒忌
這天,中原中也開著愛車上班,眼尖看到了恰好走在路上的太宰治,還有跟在他身旁和他有說有笑的偵探社社員……好像是叫……中島敦來著?
看看他那滿臉春風的笑意……好傢伙,到是對後輩非常友善啊。
好啊真是好,還摸頭了啊……嘖嘖。
直到在後視鏡中看不到那對身影,中原中也才猛然回過神,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后他煩躁地點了煙,才吸了兩口就扔掉了。
嘖!我在想什麼啊!
港黑的後輩們:今天的中原前輩……很低氣壓啊……

K-Kiss 吻
“混蛋青花魚把帽子還給我!”
“有本事就自己來拿啊小蛞蝓~”太宰把帽子舉得高高的。
“信不信我立刻能把你按到地里面去!?”
“那中也你親我一下就還給你!”
“哈?你是小女生嗎!?”話雖這麽說,但中也還是挺识时务的,畢竟帽(本)子(体)還在對方手里,於是他踮起腳,雙手环在太宰的脖子上,“喂把頭低一下!”
太宰乖乖低頭,等著中也的唇靠近。下一秒,他趁太宰不注意搶回了帽子,“哈哈哈你以為我真的會親你嗎?天真!”
“覺得能這麽容易從我手里搶到東西的你也很天真啊~”
“你……唔!”

L-Love 愛
“中也中也~”
“喂不要叫得那麽噁心!”
“中也我愛你!~”
“……”
“太宰,你有病吧!這是假的吧?!”
“對啊!”
好歹也猶豫一下啊喂……
“我討厭中也的品味,衣服還有很多很多~”
“……好巧,我也是。”
但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啊,傻逼。

M-Mature 成(幼)熟(稚)
“你是~瘋儿~我是~傻儿~”太宰唱到尽兴時,拉著中也要他一起唱,“纏纏綿綿~到~天涯~啊~~”
“你這個智障離我遠點!!”

N-Natural 自然
“喂太宰!你他媽又把我的帽子放哪了!!?”
“嗯…?”被中也高分贝的叫聲吵醒,太宰迷迷糊糊地應了聲,一臉“加載中”的表情,然後慢悠悠地扯出一抹笑,“啊啦……在那邊櫃子的頂上哦~”
“……!”中也沖過去揪住太宰的衣領,“你他媽少一天捉弄我會怎樣啊!?”
“呀~中也明明這麽矮,脾氣卻異常暴躁呢~”
“你是不是想打架!?”
中原中也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早晚會被這個欠揍麻煩、全身都是缺點的混蛋給活活氣死!

O-Observe 觀察
今天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一起去逛街(哦這還真是難得一見)。
因為現在同居了,中也(對太宰意外)大方地買了間新房子,本來上周就可以入住了,都怪太宰那個麻煩的傢伙說要買那套騷包的紫色床單,足足拖迟了一個星期。
“等下給我速戰速決!我沒時間再陪你耗!”等綠燈時中也這樣對他說。
“是是~”他笑眯眯地哼著歌,接著道,“對了中也~”
“幹嘛?”
“等下我們去看看那間店的帽子吧?”
“!?”
太宰笑了笑,“在剛剛等綠燈的2分鐘里,中也的眼神看了那邊十七次。”

P-Protect 保護
四年前。
“這次的敵人很強大,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出任務了。”
“怎麼太宰?你害怕了?”
太宰治幽幽地盯著眼前的人,沒有搭話。
中原中也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揚起一個極其傲氣的笑,然後道,“放心吧,有我的異能在。況且……雖然我很想殺了你,但我沒打算讓你死在那種地方。”說完轉身迈开步伐,還不忘朝他揮手,“好好干一場吧,事成後或許是我請客。”
阴翳的眼眸看著人走遠后,太宰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
真是种拙劣的挽留啊中也。

Q-Quarter 寬恕
出差回來的中原中也發現今天港黑的人看自己的眼神變了,連同部下也一樣。剛才去報告首領時,雖然還是面帶微笑,但中也還是能感覺到森歐外有一點點不尋常。看來是發生了什麽。
來到辦公室門口,沒有聽到和往常一樣搗亂的聲音,安靜得可怕。
大概又去哪里入水了吧。中也一边不以为意地想一边推开了门。
眼前的景象卻讓中也身形一頓——辦公室內冷冷清清的,自己出差前摆好的文件和水杯還放在原來的位置,椅子也沒有被座過的痕跡。彷彿那屬於太宰治的氣息都消失得一點不剩。
這時紅葉走了過來,臉上有著中原中也看不懂表情,“中也……”
“紅葉大姐。”
“中也,太宰他……叛逃了。”
“……”愣了一瞬他揚起唇角,“啊是嗎,那個麻煩終於走了啊。”
中也怔怔轉身,在紅葉心疼的目光中走進了辦公室。他明白港黑那些人是什麼眼光了。
呵…太宰,你果然還是死了好。

R-Receive 接收
“真想看看中也看到這瓶酒之後的表情啊♪”太宰治把一瓶貌似於高檔酒緊緊抱在懷里,期待地往家里趕。
中原中也在玄關口就聽到了太宰的歌聲,雖然說一如既往的難聽但還是暗暗吃了一惊。太宰那傢伙一天到晚都面帶微笑,但現在中也能感覺到那是發自身心的愉快。還有事能讓他開心到這種程度?
“中也!快看我帶了什麼回來?”
定睛一看,“臥槽!這不是那瓶限量版的柏图斯吗?你这家伙怎么弄到的!?”
“哼哼,保密哦~”
算了,也不太想知道原因了,不要白不要。
中也宝贝似的赶紧把酒放到地下酒窖。
太宰:不要告诉中也是拿他的钱去买的哦!
於是中原中也三個月的工資就這樣沒掉了。

S-Share 分享
“中也,要嚐嚐嗎?”
“什麼東西?”
“蟹肉罐頭哦。”
“……你以為我會信嗎?”
“不會。”
“……”
“你這個混蛋!!給我吃個罐頭你會死啊!?信不信老子分分鍾把你打到連上次的紅酒都吐出來!!!?”
那瓶可是罗曼尼啊!!被太宰就這麽像喝啤酒一樣糟蹋沒了!!!
真真是媽!的!太!宰!

T-Try 嘗試
“中也~世界第一可愛的中也!”
“滾!你以為只有你知道今天是愚人節啊!?”中原中也惡狠狠地瞪他,“還有別用可愛形容我啊!”話落中也氣沖沖地走了。
呿,什麼啊那個傢伙!以為我會上當嗎!
(臉都紅了哦中原先生~)
他們彼此互(相)怼(愛)相殺了那麽多年,從此以後也會一直互怼下去。
也許,我會試著喜歡你一下。好好期待吧中也,你被我盯上了呢~

U-Understand 明白
“這位先生,來這里看看吧!是新鮮的螃蟹哦~本店也是今天新開張,買滿十只能送兩只哦!”超市店員對路過的中原中也說道。
他看了眼被綁著也不安分嘴里還不斷吐泡泡的螃蟹覺得像极了某個人後,默默掏出自己的錢包。
中也:……今晚給那傢伙做咖喱螃蟹好了。
另一邊——
太宰:啊啦……發現了一間新的帽子店呢~先記下來回去告訴小矮子吧~

V-Vow 誓言
婚禮現場。這樣的西式佈置風格美好得就像童話。中原中也真的是沒想到最後的最後自己還是裁在了一個太宰治手里。
港黑和偵探社齊聚一堂。
中島敦宣讀著婚姻誓言,“太宰先生,請問你是否願意娶中原先生為你的妻子?無論富貴還是……”
“我願意我願意啦,真囉嗦。”
“給我把話聽完啊混蛋!”

W-Willingness 願意
清晨的陽光從窗帘的縫隙透進來,傾瀉在床上的兩人身上。
太宰治輕輕地翻了個身,睜開眼睛看著自己懷里的中也。此時,中原中也還在熟睡,橘發依旧張揚,但閉上了那雙冰藍色的眸子整個人都變得溫順了許多。一呼一吸緩慢且平穩,髮丝輕掃過太宰的皮肤,传来阵阵麻痒。
他微微眯起了眼眸,里面有著溫柔的笑意。太宰撐起身子在中也頭上印下淺淺一吻。
中也啊,或許真的有一天我會為你好好地活下去啊……

X-Expression 表達
“傻逼青花魚!”
“笨蛋蛞蝓!”
“繃帶怪物!”
“帽子放置架!”
“太宰治!”
“中原中也!”

Y-Yield 退讓
“對不起啦中也,我知道錯了!我不應該說你是小矮子的你還這麽年輕還能再長的!不要生氣了嘛~我知道燒掉你的本体是我不对,但真的很丑啊……”
“你他媽再說一遍?”
“不不不我是說真的很對不起!”
中也:………………
“好不好嘛~原諒我啦!大不了我去陪你買過一頂了!中也中也!你忍心看我流浪街頭嗎?我要是被人拐走了怎麼辦啊!!”
哦,你會被人拐走。个鬼。
中也:一臉冷漠.jpg

Z-Zest 熱情
港黑今天舉辦了一個演唱會。
主唱是中原中也。
“喂喂?试音试音……麥克風已到位!”
“各樂器已就位!”
前奏响起——
“どんな 陳腐ちんぷ な ゲームげーむ も 最期さいご までやってやるけど
三流さんりゅう  作家さっか の 作つく った 台本だいほん じゃ 満足まんぞく しねぇぜ
GOOD BYE  汚よご れちまった  服ふく はもう 着き——”
“中也賽高!中也加油!”太宰宛如吃了毒蘑菇一樣瘋狂地飛撲過來,看著台上那個唱歌時也霸氣側漏的小矮子,揮舞著熒光棒笑靨如花。
mdzz……
“芥川!誰允許你放這個傻逼進來的!!?不是說好會給我守好大門的嗎!?”
“是太宰先生太宰先生太宰先生太宰……”
“好了別說了芥川,我知道了。”
中也:……我可能有一個假部下……

#我已經很努力地排時間線了_(:з」∠)_#
#最後的歌是中原中也角色歌《Darkness My Sorrow》的其中一部分#
#啊滾爷的聲音真好聽啊啊#

原諒捧花的我盛裝出席卻只為錯過你

#全是最近看到的這句話↑的產物#希望喜歡#
#沉迷于雙黑不可自拔#


「我要結婚了,和一位漂亮的小姐姐哦~」

手機的屏幕忽然亮了起來,一條突兀的信息剛好橫在熒屏中間。

此時正在工作的港黑五大幹部之一看了手機一眼。敢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哪個混蛋。不過是想在工作時間來惡心惡心他罷了,本不想理會。

「中也你會來嗎?你會來的吧。」

誰知又發來一條。

中原中也翻了個大白眼,死青鯖憑什麽覺得他一定會去!

「中也你在看的吧?」

「中也中也??」

「你可以閉嘴嗎!?你結婚關老子什麼事!」

「呀~中也真是的,身為前搭檔就不能好好地祝福一下嗎?」

或許偵探社真的很閑,不到五秒就收到了他的回信。

“前搭檔”這三個字熟悉得陌生,中原中也閉上眼睛,強行把即將要一發不可收拾的回憶壓下去。他自詡太宰治叛逃的這四年裏,他已經把自己武裝得足夠的冷靜和從容。但即使是這樣的中原中也,在觸及到他的名字時,依舊會出神,甚至還伴隨著不知名的情愫。

既然不知道,那就繼續討厭好了。

「太宰,我果然最討厭你了!」

「好巧,我也是~」

雖然被他這一句無釐頭的日常嫌棄弄得有點懵,但太宰治還是下意識地回復了。
這樣的對話過後,他們都默契地沒有了下文。
中原中也頓時一陣煩躁,他關機把手機扔在沙發上,自己則倚在工作椅上,用手壓低了帽簷,任憑窗外的陽光傾瀉進室內,唯獨他帽下留了一片暗影。

終究是受不了過於安靜的氣氛,中原中也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拉開抽屜,從櫃底拿出了一份大紅的請柬。

其實這是幾個星期前太宰治給他的。因為這幾天的工作實在太多,才把它壓在了最下面。

他是真的不想去,本以為拒絕的態度已經夠強烈了,卻在太宰說出“中也你是坐在'重要的人'的那一桌哦,而且那天會有很多好酒哦~”的話後還是被硬塞到了手裏。中原中也很懷疑自己那天是不是腦子抽瘋了才沒有將請柬一把甩到他臉上。

不管了,反正又不是為了什麼,既然那傢伙準備了好酒,不喝白不喝。

他開始認真的端詳起了這份請柬。裏面印著新郎和新娘的名字,沒有太多的花俏,只是外面還圍了個心形,有模有樣的。

新郎那一行,三個大大的“太宰治”清晰無比。而且還是燙金的,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刺眼。死青鯖什麼時候這麽有錢了,連個請柬都這麽豪華。

中原中也一筆一劃地看過他的名字,沒有人再比他熟悉這三個字了。

結婚……嗎?

不是說好的自殺嗎?恐怕是磕了什麼毒藥要去禍害哪家姑娘了。

呵,太宰治這個死傢伙,就算你結婚了,老子照樣要宰了你!

“……”

兩天後。
太宰治舉行婚禮的時間。

中原中也依舊是工作時的那身衣服,西裝褲,馬甲背心,外加那件披著的黑衣外套和在太宰眼裏丑的不能再丑的帽子。

是太宰治親自來歡迎他進場的。
中原中也從來沒有想過白色也能如此適合他。換掉了以前那身滲人的黑,此刻的他被光芒簇擁著,像是與生俱來就受到神的眷顧一般,臉上是一如既往雲淡風輕的笑意,遠遠看上去有些失真。

“哇真沒想到中也你會來啊!我好感動啊!”

“廢話真多。”

“不過穿著還真是隨意啊~好歹這也是我的婚禮啊……起碼別一身黑嘛,小矮子~”

“正因為是你的婚禮。還有別以為我在這不敢打你。”

幾個星期不見,中原中也的拳頭快忍不住想要好好招呼一下太宰治了。

“嘛嘛,我錯了還不行嘛~好了我們進去吧~”

他狠狠地瞪了太宰一眼,而後者則回以他一個完全沒有歉意的笑。

中原中也來到沒多久,婚禮就開始了。

“下面有請太宰治先生和他的新娘——”

耳邊只剩下主持人的聲音,中原中也看見太宰治拉著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到台中央,對著台下是無懈可擊的一笑。

太宰他天生就有一副好皮囊,加上今天穿的那套純白色西裝,更衬得他越發帥氣。

太宰治,明明就在他的眼前,為什麼卻像隔了幾個世紀那麽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兩人各自走上了互相看不順眼的世界線?



“喂,我叫中原中也。”

黑髮微卷的少年輕輕抬眸。兩人那時還只是孩子,身高差異還不太明顯,這一看正好對上了中原中也的藍眸,他被驚艳到了。因為逆光,中原中也的臉大半部分都隱匿在了黑暗中,這更衬得他原本就是冰藍的眸子越加清澈明亮,漂亮得讓黑髮少年差點以為整個天空都被映在了裏面。

或許是太過耀眼,以至於少年看見中原中也的第一眼就討厭上他了。

他站起身已回復了原本的淡漠,輕拍了拍肩膀上本就沒有的灰尘,唇角揚起恰好的弧度,聲音融進了風中。

“太宰,太宰治。”

那是他們的第二次見面,對白也就只有禮貌性冷冰冰的兩行。
正值黃昏時候,已落入河邊地平線一半的夕陽肆意地洒在他們小小的身板上,影子在地上拉得很長很長。

“以後請多指教。”
不知是誰說了這麽一句話。

只是那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在被稱為“雙黑”的將來,他們對彼此有多重要。



中原中也靜靜地看著台上,臉上沒什麽表情。

只是這一刻他突然很想知道,所謂“重要的人”是什麼樣的位置。

又或者,他們之間除了前搭檔這層關係外,什麼都算不上。

那可真是……太可笑了啊。

中原中也又掃了一眼台上,猝不及防地掉進了一汪深潭,那雙鸢色的眼眸像天空,深遠而看不透。此時,裏面有的不是冷熱嘲諷,不是玩笑不屑,而是溫柔得有點過分的笑意。

某種壓抑的感覺油然而生,像咽不下去的什麼東西,又像有什麽在胃裏翻滾一樣難受。難受得他的眼眶都發熱了。

婚禮的程序終於走完了。中原中也趁這個縫隙無人察覺地溜到了陽台。吹吹冷風也許會清醒一點。

他向路過的服務生要了一杯紅酒,聞了聞后品嚐。82年的拉菲,果然是好東西。

中原中也靠在石栏邊,感受著冷風無邊的寒意,剛才的不适稍微好了一點。

清冷的月光打在晶亮的高腳杯上,反射出一層迷離的光澤。大概是酒精上頭了,中原中也模糊中看到一個有著微卷黑髮的高大身影向他緩緩走來。

“原來是中也啊,我還以為是旁邊矮矮的石墩呢~”

“你找打?”

醉意使他沒有了平時高傲肅殺的氣勢,反而像極了一只吃飽喝足的小野貓,爪子雖鋒利,但不傷人。

“差不多要入冬了,中也穿得這麽少不怕著涼嗎?據我所知,黑手黨的工作可是很多的。”

聞言,中原中也怔怔地看著他。

“嗯?怎麽了?難道蛞蝓的腦袋還沒到冬天就提早冬眠了嗎?”

“太宰,你是不是傻了?”

是不是傻了,才會這樣關心他?

“那小矮子是不是長高了?~”

“嘖,別再說老子身高的事!”

“中也。”太宰治頓了頓,正兒八經地直直望進他的眼眸。那是雙有著如同海洋一樣顏色的眼睛,即使見慣了鮮血,卻依旧藍得純粹。

“你難道就沒有什麽想對我說的嗎?”

當然有啊。他很想問問他為什麽莫名其妙的結婚,莫名其妙的對他溫柔,莫名其妙的不再整天嚷嚷著自殺。

還有就是,什麼叫“重要的人”……

“有啊。”他說,在醉意掩蓋了失落中勾起邪氣的一笑,“祝你新婚快樂。”

在自己昏睡過去的前一秒,他聞到了一股很淡的清香,那是屬於太宰的味道。

呵…混蛋太宰。下次……絕對要殺了你……

#希望能寫出中也對於失去太宰的失落卻又礙於面子不說還笑著死撐的那種感覺#

日常沉迷双黑ヽ(✿゚▽゚)ノ